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金屋恨》金屋恨微盘 二:汉家有女名阿娇 金屋恨健气受

《金屋恨》金屋恨微盘 二:汉家有女名阿娇 金屋恨健气受

发布时间:2021-02-19 20:02:31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柳寄江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金屋恨》由柳寄江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桑弘,刘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跳动的灯火,在窗上映出温暖的颜色。雁声悠悠醒转,

金屋恨

推荐指数:10分

《金屋恨》在线阅读

《金屋恨》 免费试读


跳动的灯火,在窗上映出温暖的颜色。雁声悠悠醒转,见了这陈设简单雅致的竹屋,慢慢的清醒。

“姑娘,你醒了?”

慈祥的容颜出现在面前,粗衣素颜的女子走到窗前,和声道。有着一张经了风霜的脸,看的见点点纹路。

汉家本有礼法,已婚女子与未婚少女梳的发髻式样截然不同。韩雁声初醒之时,头上梳的就是妇人髻,只是经过追杀逃亡,发髻早已散乱不堪,女子见她气质清灵,不像嫁过人的女子,这才喊她姑娘。韩雁声也不愿意否认,挣扎起身,感激道,“多谢大娘救命之恩。”

“别,”大娘连忙拦住,道,“姑娘身上还有伤,还是先躺着吧。而且,也不是我救你的。”

“是萧先生出去采药,救了姑娘呢。只是先生主仆照顾姑娘不便,方才从山下请了我来。我夫家姓申,”她顿了顿,看着雁声虚弱的神情,善解人意道,“姑娘既醒了,我去端碗粥来给姑娘。”

韩雁声微微颔首,道“多谢”

申大娘推了门出去,竹屋一片空荡,本无一人,她却听见一个柔美但有些骄横的女音,慢慢道,

“你就是楚服说的扭转现状的方法?”

“谁?”韩雁声吃了一惊,本能问道,张望四周。屋外,申大娘望过来,道,“姑娘,你没事吧?”

“我是陈阿娇。”

那个女子道。

韩雁声慢慢愣住,这个声音似乎是从身体的意识传来,而这个身体,正是某个被废的皇后的。她尚未问申大娘如今当政的皇帝是谁,到如今,雁声苦笑,却是用不着问了。其实也可以猜到,毕竟,汉朝被废的皇后,最有名的便是这个。刘彻啊,她抽搐了一下眼角,那可真是一个麻烦的人物。

“姑娘?”

她回神,看见申大娘忧虑的神情,虚弱笑道,“我没事。”

申大娘担忧的看了看她,只得道:“姑娘喝了粥,休息一下罢,我去唤萧先生来。”

雁声颔首,看申大娘掀帘离去。

“你……什么意思?”

她在心中问陈阿娇。

一片沉默之后,才传来陈阿娇有些悲切的声音,“我到甘泉宫后,彻儿与我很冷淡,我很苦闷,楚服说,做一场法事,或许可以改变这种状况。”

“所以我就在这里了?”韩雁声冷道,“以前听说汉武帝以巫蛊的罪名废黜陈皇后,我还以为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未曾料到,真有此事。”

“你——”被戳到痛处,阿娇气急败坏。

“我怎样?莫名来到此处,被人追杀,你指希望我和声细语?”

“我是皇后,你怎么敢这样说话?”

“可惜,”韩雁声勾唇,“现在不是了。”

心痛刻骨而来,她和陈阿娇共用一具身体,自然对阿娇的痛楚感同身受,雁声无奈道,“你不要伤心,错的不是你。”

许久后,才又听到陈阿娇虚弱的声音,“我和彻儿从小一同长大,彻儿说,长大后,他要盖一座金屋送给我,让我做天下最幸福的女子。言犹在耳,我和他,却走到这个地步。他带卫子夫回来,我很生气。彻儿说,他是皇帝,他不可能永远只守着我一个人,要我学会宽容,可是我好心痛好心痛,他都看不见。”

作为一个一贯高高在上的女子,陈阿娇本不可能向人淋漓尽致的诉苦。但受伤太重,又和韩雁声处在这样奇妙的境地,无形中起了一种依赖感,方能将心中幽怨畅所欲言。

韩雁声静静听着陈阿娇的心声,慢慢想起儿时爸爸归家很晚的时候,妈妈彻夜守候悲苦的眼。那时候妈妈坐在她的床前,温柔的***着她的头发,轻声道,雁儿,雁儿,你瞧,这天下的薄幸的男人,只知道金屋藏娇,风liu快活,哪里记得家里的妻子儿女,等待望眼欲穿。

很久以后很久以后,她依旧记得妈妈那时的眼神,眷恋,幽怨,回忆,不一而足。

世人用金屋藏娇来指代男人在外娇宠的情人,却忘了金屋藏娇最初的出处,是一个皇帝的正妻。

“阿娇,不要伤心了,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那就代表,这个世界将你否定。”

“你没有错。你只是……早生了二千年。”

“汉帝重阿娇,贮之黄金屋。咳唾落九天,随风生珠玉。”

“宠极爱还歇,妒深情却疏。长门一步地,不肯暂回车。”

“雨落不上天,水覆难再收。君情与妾意,各自东西流。”

“昔日芙蓉花,今成断根草。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

“昔日芙蓉花,今成断肠草……”陈阿娇喃喃重复着这十个字,声音哀婉。韩雁声分明能听见她灵魂哭泣的声音。

她叹了口气,怪只能怪陈阿娇的爱太绝对太纯粹,而方式又太激烈太倔强。她抱住一个用美好誓言堆砌成的梦,看不清天已变梦已蚀。当现实逼到了面前,兀自不能相信,愣愣的回不了神。那个人是她的丈夫,但更是大汉的皇帝。她不能将这两个身分统一起来,他已经在前进的道路上走了太远,她却始终跟不上。他厌了,烦了,她不肯如他的意,更兼他不能让外戚坐大,终究生生走到了这样的地步。

千言万语,都不必再说。

“姑娘,”帘外传来男子低沉冷漠的声音,宝蓝色衣裳的少年抱了药箱,掀帘而入,姿容俊秀。身后跟着一个白衣男子。入门光线有些阴暗,看不清容颜。唯觉他穿着一袭白衣,很是出尘,似乎在微笑,但眼神清冷。

“小女子韩雁声,”她在榻上致礼,“多谢先生相救之恩。”

“不客气,韩姑娘,”萧方淡淡道,“救人乃医家之德,不必言谢。”

“姑娘外伤严重,又被水浸泡过,好在姑娘曾经用苍榧草敷过,否则就情况不妙了。我请了申大娘为你包扎的伤口,也为你诊脉开方,早晚各用一次药,并用白折外敷伤口,大约便无碍了。”

她勉强在床上欠身,“多谢先生。”

她初来乍到,身上并无首饰钱物,就算有,以自己敏感的身份,也不能轻易给人。只得装作困顿,听得萧方微笑道,“大娘,既然韩姑娘已经醒了,你便先回去吧。小虎子在家还等着你照顾呢。”

“那敢情好。”申大娘答道,“萧先生但凡有什么事情,唤弄潮来叫。我立刻过来的,若不是萧先生,小虎子早没了。就冲着这份恩情,萧先生唤我们做牛做马都好。而且你们师徒二人住在山上,总是不方便。”

宝蓝色衣裳的少年便哼了一声,明亮的眼睛熠熠发光,显示出赌气的郁闷来。

萧方一笑,拍拍他的额,道,“弄潮将萧哥哥照顾的很好,大娘没有说你的意思。”少年这才转怒为喜,心思明朗单直之处,竟如七八岁的孩子一般。

金屋恨

作者:柳寄江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金屋恨》由柳寄江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桑弘,刘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跳动的灯火,在窗上映出温暖的颜色。雁声悠悠醒转,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