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金屋恨》金屋恨 小说 十五:魂飞边关马蹄轻 金屋恨LOLI

《金屋恨》金屋恨 小说 十五:魂飞边关马蹄轻 金屋恨LOLI

发布时间:2021-02-19 20:02:00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柳寄江 状态:已完结

《金屋恨》是柳寄江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金屋恨》精彩章节节选: **************************** 边关多转折,

金屋恨

推荐指数:10分

《金屋恨》在线阅读

《金屋恨》 免费试读


****************************

边关多转折,五原秋风冷。五原红深处,雨落风满楼。运筹定军计,解马归雪山。山间风霜冷,俏语谑佳音。战火动地来,别儿入红尘。马驰天一线,血流橹飘急。方知征战苦,边廷干戈多。男儿宁格斗,女子祈安宁。龙城露深重,轻车归帝都。堪怜儿女小,不解忆长安。

--第二卷长风破浪卷首诗

****************************

一辆马车在从京城去往陇西的道路上缓缓走着。

“萧师傅,这云舟掌第四招第三式是不是这样比划的?”

陈雁声抱着陈初,含笑看着师兄柳裔缠着自己的师傅请教着武学上的招法。柳裔自来就是半个武痴,郭解与之结交就有多半看在他的这点痴心在,这半年多来,郭解倒也指点过柳裔一些功夫,但碍于门规,并未深教。此时柳裔遇上了郭解的师叔萧方,还有不死乞白赖的讨教点功夫的。

“哦,哦,哦,初儿乖。”陈雁声一力促成此事,甚至大力推荐柳裔和申虎当萧方的徒弟(她似乎想把所有亲近的人都塞到萧方门下,萧方:汗!),萧方倒一直没有点头,只是说收徒是要经过师傅同意的,此时指点点功夫倒是可以的。

“那师傅当初不就收我为徒了吗?”陈雁声不服气道。

弄潮抱着陈陌,瞥了她一眼,复又低下头去逗弄陈陌。

“那怎么一样。”萧方哑然失笑,“雁儿,你要是没记错,当初是你用救命之恩威逼我收你为徒的吧?而且,”他缓缓说道,“你也没正式行拜师礼啊。”

“师叔有过生命之危?”郭解有些讶异,他还以为他自幼仰慕的师叔是无所不能的呢。

“我还不算是你的正式弟子?”陈雁声的面目有些狰狞,抓狂道,“那你拐我喊了这么久的师傅!”

弄潮冰冷冷的向她瞪过来,“不要这样对萧哥哥说话。”

小虎子叉腰瞪他,“不要这样喝我姐姐说话。”

这次出门,陈雁声把他也带出来了。申大娘本有些舍不得,但陈雁声说既然家里生计已经不愁了,也该让小虎子出来历练一下,以后也有个好前途。

陈雁声大是感动,将陈初交给Nai娘,抱住小虎子,“还是小虎子对我好,不像弄潮,哼。”,她倒不怕弄潮,此时的弄潮是不会对她怎样的。但她也知道,如果是旁人这样,弄潮只怕已经下狠手了。

“雁儿你也莫要生气,”萧方悠然道,“这些日子以来你想学的我都不教给你了么?这次回师门,我禀告了师傅,自然会收你为徒。”

陈雁声摆过头,不理他。

“云舟掌掌力以绵为主,强调缠mian不绝,生生不息……”萧方向柳裔讲解云舟掌,陈雁声也携同申虎在一边坐听,她此时仍在坐月子中,不能习武,但一理通,百理通。此时听一听,以后习武也省些心力。

“哦。”柳裔沉吟了一下,“是不是这样?”他比划了一下,萧方颔首道,“不错……你的悟性倒是不错。”

满简单的呀。陈雁声暗忖,低头却见申虎一脸迷茫。

难道我和师兄太聪明了?某人陶醉自省。(你几岁?小虎子几岁?而且你们都是有基础的,欺负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闲来无事,我们来打麻将吧?”

陈雁声贼兮兮的笑着。撑了几天,实在太无聊,在下宿在西宁某城时,陈雁声重金请人打造了一幅麻将,打算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拉着所有马车上的人搓麻。

“麻将,不会吧?”柳裔狠狠的打了个寒颤,已经可以想象一群看上去很斯文的人围着麻将桌,恶狠狠的pk红了眼睛的状况。

哗啦啦,哗啦啦,洗牌的声音。

“师兄不玩么?”陈雁声一脸纯洁的问。

“开什么玩笑,我身为军人,自然要遵守军规,整肃军风,当然不”柳裔正气凛然道,“是不可能的了。”这么无聊的日子,再待下去是人都要疯了。

哗啦啦,哗啦啦,洗牌的声音。

马车中央摆开一张案几,四个人围案而坐。

“二饼。”柳裔凶神恶煞的叫着,打出了一张二饼。

“师兄啊。”陈雁声愉快的杠上一个西风,“你可千万不要让这玩意儿流传到军中啊。”她看看已经输红了眼的郭解,萧方倒要好一点,还可以保持他谦谦君子的风度。“害人啊。”

“这你就不知了,”柳裔故作严肃道,“相传麻将这东西,本来就是淮阴侯韩信为娱乐军中发明的。”

“有这回事么?”郭解茫然抬头,“我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师叔,你听说过么?”

“没有。”

“那就是没有。”郭解下结论,摸到一个听音。

“哈哈,我糊了。”陈雁声愉快的推牌,果然是单飘。

“又糊了,怎么可能,”郭解大气,“我刚刚摸了一个听音,你怎么就糊了呢?”

陈雁声抱起陈陌,陈初各亲了一下,“我不过就赚点阿陌,阿初的Nai粉钱,你至于这么小气么?”

绿衣,小虎子,Nai娘站在后面偷笑,这些天来他们看这游戏津津有味,也就不觉旅途劳累。

弄潮坐在萧方身后,看的聚精会神,但一言不发。

郭解不服气,“要是……”他本想说要是皇帝看见你这么带他盼望已久的皇子,不知道会怎样?但是看看车上复杂的人,终究忍住没说,认命的掏钱付帐。

陈雁声打了个哈欠,“我困了,去休息一下,你们接着玩。”

“不行。”某个阴气森森的声音,一只惨白的手伸过来,死死拉住她的袖子,恶狠狠道,“再来,我就不信我翻不了本。”

……

陈雁声无语。

麻将,果然是个害人的东西啊。

**********************************************************************************************

五原城

一辆马车终于缓缓驶进城门。

“哎呀,累死我了。”陈雁声跳下车来,笑吟吟道,“我们在城里歇几天吧。”

一车人被这句话轰的东倒西歪。

“还歇,我们都已经慢到像是乌龟爬了。”郭解恨恨道。

陈雁声不说话,只是拿一双眼睛瞧着众人中作主的萧方。

“好了。阿解。”萧方笑道,“反正我们只要在年底前赶回去就可以了,你师妹刚生产后不久,你就让她歇歇吧。”

郭解不出声,事就这么订下来。陈雁声找了个清雅的大院子,打扫干净,搬了进来。

“光住这几天需要这么大一间房子么?雁儿,你打什么主意?”柳裔靠在躺椅上,翘起二郎腿,悠哉游哉的啃着水梨,问道。

“自然是为你打的主意啦。”陈雁声微笑伏在桌旁,在沙盘上堆出地形图。“你知道,汉初采取的是蕃候割据的政策,但此处还是属于朝廷的。五原附近有一处大铁矿,在这儿。”她在沙盘上指出,“我拜托桑弘羊弄到此处铁矿的开采使用权,而你的任务,就是在这儿附近经营一个制作兵器的工场。”

柳裔微怔,“既然我们可以做到,为何不上报刘彻?”

陈雁声美目微斜,“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唤一声陛下吧。免得被有心人听到,参你一个大不敬的罪名。”她闲扣着指关,笑意浅浅,却有一种杀伐之气从身上透出。“我要你带出来的军队天下无敌,要是上报的话,我们有什么好处?”

柳裔深思,蹙眉道,“那,日后被人发现怎么办?”

“待你练个三五年再挑一部分报上去,就说是你自己研制并经实践使用多年验证,方才敢敬献。”

“这样也可以?”柳裔失笑,“那么你呢?总不能就闲着吧。”

“我,我正要去干活呢。”陈雁声笑的甜甜的,笑意中却有一丝危险。“师兄,陪我出去转转吧。”

****************************

“这就是你要干的活?”柳裔大汗,看着面前破旧楼阁上高高挑出的红灯笼。

“大爷,要进来吗?”自有龟奴忙不迭的迎上来,“我们这儿的姑娘个个生的模样那叫一个水灵,Chun兰Chun菊,快点上来。”

“行了,行了。”柳裔身后转出一个白衣少年,个子不高,容色平淡,但笑的好可爱。“你们这儿最有名的姑娘是?”

“小少爷你这就找对地方了,说起我们怡红楼的芙蓉姑娘,那模样水灵的,全陇西城都数第一啊,不过芙蓉姑娘的缠头可就……”

柳裔扔出一串五铢钱,“可够?”

“够了,够了。”龟奴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在这怡红楼多年,很少见到这样出手阔绰的主,“可是,我们芙蓉姑娘正在陪客人。”

白衣少年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虎牙,“你给我们开个雅室,然后再请老鸨过来一下。我们就在这儿等一等芙蓉姑娘吧。”

“哎呀,是哪阵风将两位贵客吹来了。”门帘掀开,一阵风吹过,送来浓浓的脂粉气息,一个穿着俗丽,披红戴绿的中年女子妖妖娆娆的进来,柳陈二人俱打个冷战,电视剧诚不欺吾。

老鸨本是笑意盈盈的脸,看见陈雁声的刹那,忽然一变,冷冷道,“我们怡红楼,可不欢迎女扮男装的客人。”

“嬷嬷好眼光,”陈雁声含笑起身,“我今日在这个五原城转了一遍,只看中了你的怡红楼,本来在想,如果嬷嬷看不出我的女儿身,我只好付嬷嬷一笔钱,请嬷嬷走路了,”她上下打量了容老鸨一眼,“幸好嬷嬷没有让我失望。”

“你……”容嬷嬷惊疑不定,“你什么意思?”

“我要盘下怡红楼。”

“我为什

金屋恨

作者:柳寄江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金屋恨》是柳寄江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金屋恨》精彩章节节选: **************************** 边关多转折,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