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公主翻身:皇兄,求抱抱》公主难嫁皇兄求收留 全文无弹窗阅读 公主翻身:皇兄,求抱抱免费下载

更新时间:2021-02-05 15:01:25

《公主翻身:皇兄,求抱抱》公主难嫁皇兄求收留 全文无弹窗阅读 公主翻身:皇兄,求抱抱免费下载 连载中

《公主翻身:皇兄,求抱抱》

来源:作者:耐萌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温玉,宝斋

完结小说《公主翻身:皇兄,求抱抱》是耐萌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温玉,宝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习舞习了一会儿,她便觉得累了,她总是这样琴棋书画...展开

《公主翻身:皇兄,求抱抱》免费试读

习舞习了一会儿,她便觉得累了,她总是这样琴棋书画倒是样样都会,只可惜不是样样都精通。

总觉得女子无才便是德,只有那性情温婉才应该是被人所欣赏的,就像院子中的合欢花一样。

“小沫,好久不曾出去了。陪我出去走走。”

小沫拿来了一件玫红色的软毛织锦披风给温玉披上,陪着她走出了斋子,安静地跟在了她的后面。

许是太久未曾出来了,温玉呼吸着这宫墙之间的空气,一时间也觉得新鲜得狠,只是柳絮像是不知谁从枕芯中抖落出来的棉絮一般,漫天飞舞。

虽呼吸间平添了一番的厌烦,但好在应时应景,也算是美。

一旁有太监拿着大桶在洒水,似乎是为了除去空中的柳絮。

“小沫,你去唤那边那个小太监过来。”

芊沫在听到命令后不紧不慢把那个太监唤了过来。

那个太监受宠若惊地笑道:“公主,叫小的来干嘛?”这个小太监名唤小安子,是近些年新进宫的,只听得这位公主性格乖张,毫无公主架子,却也最难伺候。

今天,算是见着真容了,原来这公主还有这样一副令人赞叹的美貌。

“这是为何?”温玉看着那桶问道。

“是新进宫的一位主子吩咐的。”太监提到娘娘时,似乎眼神中还有些敬畏,这位娘娘应该很有来头。

也知公主应在自己的闺阁里很少出来,他随即解释道:“是前天皇上亲自带进宫里的,未曾有封号。”

“真是主子吗?说不定是个奴才。”温玉听了,只觉荒谬,现在这皇兄真是越无法无天了,竟然还私自把女人带进宫来。

“只是没下旨,但宫里都传开了,故而公主不知。”小沫解释道。

又悄声在温玉边上说:“公主,还是收敛些吧,毕竟皇上……”

“知道了,我自有分寸。”温玉挥了挥手,命那小安子起来。

那位太监低下头去,准备退下。

“敢问这位公公,如今这位主子住在何处?”

“上宝斋,就在不远处。”

上宝斋。不是前朝不得宠的安福娘娘住的吗?一个刚刚进宫的女子怎么会住这里?这也太不合规矩了。

“去上宝斋。”温玉心里涌起一阵恼火,甩袖而去。

“是。”

……

来到上宝斋门口,她便知道这个姑娘不是什么等闲之辈,门口就能听到里面传来动听的歌声:“莫待无花空折枝……”

这个曲子好像在哪里听过。

“怪不得说她得宠,她唱的歌,真是好听。”小沫一脸艳羡地望向那个歌声的方向。任何女子都想拥有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清丽却不魅惑,动人却不厌烦。

她默默地点了点头,跨进了上宝斋。

“只是公主,这样贸然闯进去,是否不合规矩?”小沫见着温玉似乎没有停止的样子,规劝道。“是否要我通报一声?”

“不必了。”她脸上挂着笑。

进了斋子,才知道这个斋子的主人的独具匠心。

花园里摆的不是盆栽,而多半是树,梅树,桃树,松树,柏树,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树,倒是一年四季都有绿意,还有新意。

这是个清闲的地方,这里人不多,来来往往几乎没有人在打扫走动,最多只是一两个婢女在修剪枝叶。屋檐比其他地方都别致,不是那种四角都平平的,而是翘起的,那时候敢这样造的房子兴许还没有多少。

远处那个婢女慢慢地走来,给温玉大大方方行了个礼,说:“公主,我家小姐想请公主进来。”

远远地,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那女子穿着宫缎素雪绢裙,颇有些润下女子柔美的气息,身子妖娆,一动一转都颇有讲究,态浓意远淑且真。

那女子转身,看向温玉。

入眼的竟是旧人,这不是她温玉的童年玩伴,芷苧郡主么?

“苧姐姐当真是你?”她颇有些不可想象的样子,芷苧和小时候不大一样了,只觉得现在这是个温柔美人,哪里还有小时候调皮的样子。

“玉儿,可得让姐姐好好看看你。这么多年没有见,黄毛丫头都长大了。”芷苧说着,眼中便含着泪来。

“当日一别实在匆忙,都没有和我说你去向何处。想不到,竟在这里见着你!”芷苧说话时轻声细语,说着说着,竟流泪下来。

温玉连忙给她拭泪,说:“今日听闻姐姐的歌声才感到熟悉,没想到真是姐姐。姐姐的心思还是这么缜密,还懂得叫下人洒水来防柳絮。”

“妹妹说笑了。我在你走后就去了曲直国,在那里拜师学艺,直到最近才跟着璟融回来。想不到,竟是璟融竟是玉儿你的皇兄。”

芷苧提起璟融时脸蛋微红,忙着掩饰道:“我们俩姐妹还真是有缘分。”拉起温玉的手来,急忙和她聊起来。

她们一直聊到了吃晚膳,吃完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晚上,她在床上躺着,想起以前在润下国的旧事。

她十岁,谨哥哥和苧姐姐十三岁。

那时,她的名姓仍是青阳,她被他唤玉儿。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父皇的宝贝,每当润下国冬季飘雪的时候,她就会随着谨哥哥和苧姐姐一同玩耍。

那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没有忧愁,没有烦恼,仿佛有的,只是无限的宠爱和爱戴。

但当她的身份被揭穿的时候,她受的却只是冷眼旁观千夫指,只有谨哥哥拉着自己的手,不愿自己离开。她曾经爱的,敬的父皇,却不再对她一如既往。

她是炎上国的皇室,原来她只是她父皇手里的一个筹码。

那年,炎上挥兵北上,大破边境,不得已时,她被送去,当作和解的筹码,换得了润下国土的一时安宁。

她被润下的百姓称作是祸害,她却只能认命,这样的境遇是她自作自受。

大概是命运使然,让她在时隔多年之后,再度见到了曾经最欢喜的两个朋友,可是这样的结局,她却是从未料到。

夜里翻转,就不安睡。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