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皖雅公主》皖雅公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结局 皖雅公主LOLI

更新时间:2021-01-20 10:03:21

《皖雅公主》皖雅公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结局  皖雅公主LOLI 连载中

《皖雅公主》

来源:作者:苹果女孩儿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景唐帝,吉玛

新书《皖雅公主》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苹果女孩儿,主角景唐帝,吉玛,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他没有回给我微笑,却好像很窘似的歪过头,像是被人...展开

《皖雅公主》免费试读

他没有回给我微笑,却好像很窘似的歪过头,像是被人窥见了心事一般,猛的将手里的汤碗放下,青花瓷质的碗与古檀木的桌子碰出一声和谐的交响,“你们,将这些东西收了。”他吩咐吉玛道。

“朕有话和你们主子说。”只是那么一霎那,他便又称为那个骄傲的人君,“不让你们进来,任何人不得靠近。”

“是……”,吉玛小心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在担忧着我的安全,也不能怪她有这个担心,这么些日子,这个男人的大小妻妾已经快把我折磨的疯了。

我稍稍点点头,暗示吉玛大可以放下一万个心的出去。

“你的丫头似乎对你很忠实啊?”景唐帝斜睨了一眼吉玛,懒懒的说道,像是在说一个不关己的话题,“那种担忧的样子,是怕朕对你不利么?”

我又是一笑,“可能吧。”忽然想到他这么精明,不可能不知道那日琳贵人与我的典故,要是刻意隐瞒了,倒显的我矫情,于是便风淡云轻的说道,“您的皇宫似乎不太喜欢我,所以她担心我也是正常的……”

景唐帝的脸色突然灰暗起来,有一种无奈的意思在他的眸中一闪而过。我苦笑了一声,又加了一句,“皇上,皖雅这不算恶人先告状吧?”

他语气轻扬,“当然不是,若论先后,绿琳那日下午便向朕说明了一切情况……”

我愕然,遂又自嘲的说道,“瞧瞧,我连这恶人先告状的机会都抢不着了,在您的琳贵人眼里,皖雅肯定是骄横无理,目无皇家,藐视皇权的典型示例吧?”

“这倒不是。”他仿佛感叹于我对自己使用的一系列贬义词,竟然微微皱了皱眉,“比这说的还夸张……”

“啊?”

“跋扈、骄横、轻狂、目中无人、自大、凶悍、恣行无忌……”景唐帝那薄薄的嘴唇里流泻出的尽是对我的鞭笞之语。

我轻笑,不屑道,“倒是看得起我这个番邦女子,这么多中肯的词儿都一股气儿的用到了我的身上……倒是不吝啬啊!”

“你说朕该相信她的话么?”暗沉如夜,景唐帝注视了我良久,问道。

“这不是我能做主的。”我黯然,“今儿个您要是过来兴师问罪的,皖雅遵从,您问什么我答什么便是。但是,”我眼睛突然凌厉起来,抬头看向他的眼睛,“不过皖雅要事先说清楚,不是我的错误,恕皖雅一项也不认!”

我大有视死如归的气魄,顷刻间什么也没想,只是觉得自己虽然寄人篱下,虽然是民族贡献给另一个强大者和亲的玩偶,但我也有自己的思想,如果让我不分青红皂白的便担了一切罪名,还不如直接杀了我算了……

“哎……”景唐帝垂下眸子,短短的叹息一声,我有些慌神,知道平时景唐帝的威严与魄力是让我畏惧的,可是今天这种令人摸不清头脑的叹息,更让人觉得害怕。

难道是在叹息我的命运么?我胡思乱想到,难道他今日要处死我以平宫里那些人的怨气,因此才这样假惺惺的哀叹我这朵即将要夭折的花朵?

“你大不可这样恐惧。”景唐帝如夜般清寒的眸子突然绽放,莫名的给我了一种安定的情绪,我表现的很害怕么?我自己在心底骂了自己一万遍,怎么会这么没气节的被别人看出来自己是在害怕呢。

“朕不是不明理之人,不会稀里糊涂的就判一个糊涂案子。”他定定的看向我,如渊的眼睛里像是飘渺过一阵轻柔的烟,好像想让我信任他,我忽然觉得这样的气氛压抑了些,和我平时料到的情境有些不一样,便刻意璨而一笑,脱口而出道,“皖雅自然希望可以得到皇上的信任,同时也知道只有皇上能够护我周全。”

话一出口,我便恨不得掐自己的脖子,我这话说得算是什么啊,凭什么就轻易的对一个男人产生了信任……

景唐帝再一次深深的看向我,我向来都摸不透他眼神里流泻的是什么,这次也是一样,他似笑非笑的端视着我,专注的样子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要沉淀心里那份长久以来积存的不安全感。就算我阅历再为丰富,我也是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子,在这样深如海宫廷里,我害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这你一句我一句的攻击溺毙了去……

他定定的看了我良久,突然伸出手来摸向我的脸庞,我下意识的想躲,不想被他轻薄了去,但看到他那副认真的模样,竟是傻了一般,一动也不动的任他***我的脸。

眉毛……眼睛……鼻梁……他轻柔的向下摩挲,似是在把玩一个惊世的珍品,眼睛里盈满的满意与珍视让人渐渐迷失,等到唇角之处,我慌忙闪躲,忽的红了脸,除了父王,还没有哪个男人敢如此对我……

我紧紧的抿着嘴唇,再也不敢回望他,死也般的垂下头。

“在朕的皇宫里,你是不是感到很没安全感?”他忽然问道,声音低沉挫败。

“不是……”我呐呐答道,打死也不想承认自己的软弱。

“你知道么?”他的声音愈发低迷,“朕的弟弟成亲王,自那日你病倒之后,知道朕这儿有邻国敬上来的雪莲,竟请求朕将它赐给他。”

我一愣,豁然抬起头,成亲王?

“成亲王虽是朕的弟弟,但是自从大婚之后与朕一向不冷不热……”,景唐帝看着我的眼睛,似乎很是无奈,竟自嘲般的笑道,“你肯定也是知道的,朕的皇后和惠原本……哎,此事不说也罢!”

“自大婚之后,他就再也没向朕提过什么请求,可是为了你,竟然巴巴的向朕跪下了。”景唐帝不再将视线聚集到我的身上,反而看向远处,似是在回忆什么往事,哀婉般的沉痛,“朕这个弟弟,大概对你动了心思吧!”

我身子一震,惶然答道,“不可能……”

景唐帝看着我,无视我的讶异,淡淡然然的坐定身子,“为什么不可能?你原本就注定与我朝联姻的,除了他与朕,没人能要的起你!”

“可能是他心存愧疚……”我诺诺的答道,心里突然烦乱的要命,“好端端的把我掳了来,偏要和什么破亲,听说你们原本想要我三姐芳雅的,他却临时变了卦,非得换成我……可能是他自己知道对不住我……”

“你觉得自个儿说的这些话可信么?”他斜撇我一眼,眉眼之处尽是嘲弄,“他到底比你年长几岁,又议政已久,哪儿还有那般单纯的心思?”

我挫败的低下头,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解释无异于掩耳盗铃,天真的近乎愚钝。成亲王难道真的喜欢我?可是那景唐帝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难道今儿个就要为我指婚?以景唐帝的心思,肯定不会闲来无事巴巴的跑我这儿也八卦来的。

“不要。”想到指婚我突然害怕起来,慌忙摇头,“不要!”

景唐帝按住我胡乱摇摆着的手,如墨的眼睛里透出一股帝王天生的决然,“不要什么?”

看似是个问句,但是看他那个表情仿佛又了然于胸,只是想证实答案,我憋红了脸,狠狠说道,“不要给我指婚!”

“呼。”他轻呼一口气,玩笑般的看着我,“真把朕当成那种胡闹之人了?”他又微微朝后靠了靠背,戏谑的说道,“就算你想嫁,朕也不打算将你嫁出去,就凭你现在的年龄,谁娶了你,只会和养个大孩子差不多!”

我蹭的羞红了脸,原来一切都是自个儿吓自个儿啊,但是骨子里那股傲气却让自己死鸭子嘴硬般的不服输,“谁和个大孩子似的……”

“满脸尽是稚然之气,在宫廷里全凭自己的心情做事儿,一点也不考虑后果,这难道就是大人该做的?”景唐帝突然站起身来,背对着我转过身子,低低的说道,“依朕看,你连最基本的保护自己的本领都没学会,江湖习气倒是积攒了不少!”

呵!我恨恨的瞪着景唐帝的后背,火气蹭蹭的从胸膛冒到头顶,仿佛要在我心里爆炸一般,他这是说我有勇无谋了?他这是说我只会用蛮力而没有脑子了?他这是说我就傻乎乎的顶着一个脑袋只会吃饭不会想事情了?哼,什么话嘛!

“朕不说别的,你短短来皇朝几日,你知道朕的耳朵里塞满了多少故事?”景唐帝坚挺的背影在这空寂的大殿里显得特别的突兀,虽然身上绣着的张牙舞爪的龙昭示着他的权倾天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觉得这种突兀显得那么的沧桑与孤独。

我怔楞的看着他的背影,却没想到他突然回过头来,而我瞪着他的眼睛还没来得及回收,只觉得眼睛酸疼的要命,“你好好的瞪着朕做什么?”他不悦道。

“皖雅不是那般头脑简单的人。”我赌气答道,“如若您这次来到槿榕殿只是为了警告皖雅,那皖雅谢谢您,可是皖雅觉得,人有时候就得活的自在点儿,不能老看着别人的心思做事。”

“前几日我与您的琳贵人的事情你想必也听说了。”我慢慢的直起身子,准备将这几日的怨愤泄个痛快,他信也罢不信也罢,反正我说出来自己舒心了,还管那么多干什么。

“琳贵人与我此前并未相识,可是好好的非得要给我脸子看,还明里暗里的让我巴结着她,这凭的什么?”

“还有其他人,都把我当成了钉子似的,我与您和成亲王不过相处过几次,可这也成了宫里编排我的把柄,您是皇帝他们当然不敢当面说您,可是我就惨了,这样花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