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谋逆》重生之贵女谋 18禁 重生之谋逆帝王攻

更新时间:2021-01-20 10:02:54

《重生之谋逆》重生之贵女谋 18禁 重生之谋逆帝王攻 连载中

《重生之谋逆》

来源:作者:萍踪秀影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李欣,钟全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重生之谋逆》的小说,是作者萍踪秀影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子珍!”李欣高声叫着。 一直在抱厦里候着...展开

《重生之谋逆》免费试读

“子珍!”李欣高声叫着。

一直在抱厦里候着的子珍连忙跑进暖阁,看到瘫坐在地的姐姐一身茶渍狼狈不堪的模样后,眼中立刻蓄满泪水,却强忍着没流下来。

“奴婢……叩见公主殿下……殿下万福。”

李欣站起身,绣着金色祥纹的宽大摆袖垂落身侧。她又看了一眼这两姐妹,对着子玉说:“子玉,本宫对张家十分感兴趣。改日再给本宫好好讲讲。”

说完转头又对着子珍道:“以后本宫每日去给父王母妃请安时,你也随同。既然你们姐妹都来了含英院,就该相互扶持,切莫因为自己犯的错而害了姐妹。你伺候的好,你姐姐也会得益。”顿了顿,见子玉目露惊恐,总算不是那副傻愣愣地样子了,便挥了挥手:“下去吧。让彩莲过来伺候。”

“是。”子珍十分担忧的扶起自己的姐姐,走了出去。

两姐妹退下不多久,彩莲便走了进来。她看到子玉满脸泪痕地出去,又看到地上滚落的茶杯,立刻觉得应该是子玉伺候不周,惹得公主发怒了。

心里头突然有些放下心来。这些原来王府的旧人,也不怎么样嘛。原本公主遣散众人,只留子玉子珍伺候时,四个彩心中十分的不踏实。也许公主就要冷落她们了?周围所有的丫鬟,包括新来的都叫子什么什么,唯有她们还是彩什么。

她们同其他人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把地上收拾一下。本宫要去书房看一会儿书。一个时辰后来唤。”李欣吩咐着,绕过一座矮脚八扇的折屏,抬脚进了里面书房。

书房内对着门的是半面墙的书架,上面摆放着不同的书籍字帖;另半面墙上挂着四幅字画。左手边一张书桌正靠着窗,桌上笔墨纸砚一应俱全。而右手边是一架金丝楠木的古琴,琴面上七根丝弦幽幽泛着冷光。李欣敛了敛衣袖,走过去慢慢拨弄了几个音,想起那个撕了婚书的国公府世子爷。曾几何时,他坐在一座凉亭内也给她弹过琴,边弹边说:“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她一边拨弄丝弦,一边目光游离在琴面上如剑刃般锋利的流畅纹路上,回忆起他说出这话时,旁边的卢嬷嬷勃然大怒的样子。

可她当时只觉得甜蜜又幸福。

“嘶……”李欣一时未察,一根丝质琴弦蹦的断裂,伤到了手指。白皙的指腹上渗出细密的血珠。她将指尖吮进口中,淡淡的血腥味充斥口腔。

“窈窕淑女,可以杀人。”她低低地笑起来,声音飘出窗外,在院子里的梅树花枝上飘落散开。腊月里高远而清晰的夜空,平静又悠远。

再过几日,就要过年了。

一连几天,李欣请安的时候总是八个大丫鬟轮流。但是每次都必定要带上子珍。陈文慧只当是李欣找了个差不多大的玩伴,让卢嬷嬷分外留意了子珍的人品性格后,才放下心来。

然而,贴身的八个大丫鬟里,除了子玉,其他人心里全都忐忑不安,说话、做事也格外谨慎,身怕一着不慎,就被这个最小的丫头给顶替了。

子玉也高兴不起来,每日里看着妹妹因为公主的赏识而兴奋不已,她就觉得那是李欣在拿子珍要挟自己。每到这时,她就特别希望李欣能召她再谈一次。

然而,一连几天,李欣都不提,就好像暖阁里的问话从没发生过一样。

她快忍不住了。

离过年还有五天,各个院子都十分忙碌。自从清王夫妇搬进东园后,梁王的家眷就迁去了西园。梁王灵柩也改停到了西园的西山观,并且商定了日期,年后由梁王长子扶柩回乡,落葬到北峭早已动工施建的定陵。

此事商定后,范诚悦便公布了梁王薨逝的消息。梁王薨逝,天舟军营早有猜测,但是鉴于年关将至,双方将士都无心恋战。

双方几乎是默认的,休战了。

只是由朝廷派了一名传旨官,发了一道圣旨,传清王携家眷进京赴宴。这道圣旨经过东城门守将柴壁杰传到了范诚悦手中。范诚悦压了几日,交给清王时,离过年也就五天了。

李怀瑾十分平静得看完圣旨,只说了一句:范将军看着办吧,便丢下不提。

范诚悦对李怀瑾的反应十分满意,当天便将圣旨连同被关押的传旨官的人头一道送回了林千红驻扎在月息的营帐。

李欣无法想象,收到这份年礼的天舟皇帝会是怎么个表情。但是当晚,李欣却在东园的香溪小筑里一直看着李怀瑾喝到大醉。

“欣儿,父王这辈子,上对不起先帝母后,下对不起子孙后代。唯独对皇兄,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他醉眼朦胧,说话却流利。

李欣将奴才全部摈退,只留了钟全。她则端坐在高椅之上,手里捧着茶杯,与清王隔桌相向。钟全给李欣泡了一壶茶,她便陪着李怀瑾一杯杯喝着。

“父王为了皇伯伯丢了自由,早夭了两个男孩。已经够了。”李欣道。

李怀瑾却怪笑一声,摆手道:“不止不止……父王丢的东西多了去了。有时候父王也很委屈啊,明明我才是她亲生的啊。可她对皇兄比对我好太多了……”

真是喝醉了,连我我的都出来了。李欣瞥了一眼钟全,他会意后退了出去,守在房间门口默默不语。

李怀瑾继续吐着苦水:“从小到大,所有人都说我是最受宠的。可每次皇兄不高兴,他们又全让我让着他……凭什么啊?就因为他死了母后么。可他死了母后就要抢我的吗?”

李欣听出了点东西。她的父王,与现在的天舟皇帝都是皇后嫡出。但是,却不是同一个皇后。

李怀瑾嘟囔着:“我又不欠他的,让这让那。母后每次见面就教训我,要兄友弟恭,要辅助皇兄,不能有异心……他们都不懂……我其实不在乎皇位的,真的……可是皇兄却不放心啊。紧赶慢赶的,刚封了太子就把我赶到这破地方……”

李欣听到这里,有些想笑了。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当初陈文慧也抱怨过玉昌的破落。可是看着李怀瑾醉着醉着就哭了,她又有些心疼。

“给欣儿封个公主,就可以补偿了吗?父皇死了……我这个做儿子的求着巴着他都不让我回去看一眼!他是孝子……大孝子!他守孝的时候,我只能遥遥拜祭……他陪着母后的时候,我只能在梦里与母后见面……这一个多月,他也就这么看着我被人追杀、囚禁、侮辱……真是报应啊……其他三个哥哥……当初恐怕也是如此境地吧……我那时……也只是……袖手旁观罢了!哈哈……报应……”

李欣看着李怀瑾越来越口齿不清,索性站起身,走到门口让钟全去唤奴才过来伺候。

李欣看着烂醉如泥的李怀瑾被人扶了出去,留下她独自一人端坐室内。她叫住了准备离开的钟全,吩咐子玉子珍守着门,然后开口问道:“公公可知曾教导本宫的师傅们的下落?”

钟全摇了摇头,答道:“奴才不知,想来是逃走了吧。”

李欣又道:“那清王府原先的清客幕僚呢?”

钟全苦笑一声,道:“殿下,即便他们未死,现在这般境地,也不可能有人再进来为王爷筹划了。”

“是么……”李欣也笑了,她看了看门口的子玉,又道:“钟全公公,明日父王醒来,替本宫传个话。”

“殿下请讲。”

李欣把玩着桌上的杯子:“本宫愚顽,需多请些博学多识的师傅前来教导。”停了停,她又意味深长地加了句:“父王定会明白,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本宫的师傅,亦可襄助父王。”

钟全抬起头,深深看了一眼坐在高椅上的女童。她脊背挺得很直,表情安静,不怒自威,天家的风度与威仪那样耀目地集中在她身上,叫人不由自主的信任又敬畏。

“是。”钟全十分恭敬的应退,并不因为自己是王爷身边最信任的人而有丝毫越矩的地方。他跟卢嬷嬷一样,都是从那深宫里使了多少手段才跟出来的,进退有度已经深入进了他们的灵魂,也是保护他们的工具。

“子玉过来。”

李欣单调清越的声音从室内传来,让子玉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她十分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会让自己这么的害怕。

“这香溪小筑清净又优雅,在这里谈点有趣地事情再合适不过了。”李欣微微扬起嘴角,看着子玉道:“今日你便给本宫说说张家的事吧。”她清雅秀丽的小脸上一派天真:“谁才是你的相好?”

子玉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认真又威严的公主会毫无波澜的说出“相好的”这样的话。但是忸怩作态只会惹人厌烦,于是她不得不认真回答道:“回公主殿下。是……张家二少爷,张东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