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执手相牵,不负流年》心手相牵的意思 御姐 执手相牵,不负流年出柜

更新时间:2020-08-18 12:04:40

《执手相牵,不负流年》心手相牵的意思 御姐 执手相牵,不负流年出柜 连载中

《执手相牵,不负流年》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狗桃子分类:短篇主角:文芊,文母

主角叫文芊,文母的小说是《执手相牵,不负流年》,它的作者是狗桃子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离文芊被赐婚,已经过去了好些日子,这些时日,文芊一直闷闷不乐的,看的文家三人都很是担心。 好在百花盛宴要到了,文母把帖子递给了文...展开

《执手相牵,不负流年》免费试读

离文芊被赐婚,已经过去了好些日子,这些时日,文芊一直闷闷不乐的,看的文家三人都很是担心。

好在百花盛宴要到了,文母把帖子递给了文芊,想让文芊去赴宴,文芊看帖子看了许久,方才将帖子收下。

她收下帖子,不过是想在那百花宴上看看那位说要娶她的秦王世子到底长什么样子罢了。

文芊坐在照例坐在紫藤花架下,手中握着一本古籍医书,紫藤花花瓣随着风飘荡,好些花瓣都落在了她的发丝上。

青稞接过青梅递过来的点心,放在前些日子才置办过来的石桌旁。

文芊像是没有瞧见一般,只是自顾自地看着医书,看的有些入神。

青稞俯身跪下,隐隐间有些嘬泣的哭腔,文芊将医书缓缓放下,平静的问“怎么了?哭什么?”

“小姐这些日子茶不思饭不想的,都瘦了一圈了,奴婢这些日子看着,真真是心疼,还有老爷夫人和大少爷都在心疼姑娘,特别是夫人,这些日子跟着小姐一起闷闷不乐的”青稞衣袖掩面,嘬泣声小了些许。

文芊定定地看着青稞,良久才无奈地摇了摇头,也是,即便是嫁给不喜欢的人,那日子不也还得过吗?

文芊将医书递给青稞,吩咐她:放到她闺房里去,这才又去叫青梅备了些稀粥。

文芊望着稀粥,缺一直是在发呆,说实话,她实在是没有胃口。文芊这个人别看她大事应对得当,小事处理的好。可她怎么说也不过是个正常人罢了,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不过是这些年看的事比旁人多了,不显在脸上罢了。

文芊用过几口稀粥之后,就叫青稞扯了下去,即便日子还要过,也不能勉强自己不是。

文芊呆呆地望着自己的院子,隐约间想起什么,别过头去看见青稞收拾完了,直直地站在她旁边,脸上都是担心的神色。

文芊略微苍白的脸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暗暗的向她示意,她没事,随后缓缓开口道“百花盛宴不是要到了吗?我得练练我的琴了,以免在宴席上丢人,青稞,你去取我的琴谱四季赋来吧”

“是”青稞瞧着文芊的脸色虽说还是有些苍白,但比之前好多了,青稞的心也稍微放下来一点了。

文芊瞧着被人搬上来的琴,心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苦涩,脸上也是露出一抹苦笑,这琴还是她往日在书院时用的琴,一晃多年,她竟对琴都有些陌生了。

文芊细细的抚过琴身,眼里已经满是那梨花树下白色身影,文芊自小是个直性子的人,一向爱恨分明,她喜欢的人无论高矮胖瘦,富贵贫穷,她喜欢就是喜欢,即便是性别不同,她相信只要是爱,就不分什么性别。

可惜她有一颗坚定的心,可她没有那个愿意陪她的人。

文芊翻来四季赋的琴谱,放下哀思,她也知道,这个时候容不得她怀念过往,她是文家的小姐,父母的女儿,她也要家族的兴衰荣辱做出贡献。

文芊一连好几天都都废寝忘食地练习琴技,为的就是在百花盛宴上争一口气,宋思甜如今就要成为五皇子妃了,哦,不对,是安王妃,前些日子圣上降下旨意:将五皇子封为安王,赐了一座府邸,让其搬出宫了。

宋思甜名声虽然不怎么好,但并不妨碍她成为皇室中人,况且文芊赐婚的是一个世子,品阶上比她低了一个层次,这时候,宋思甜定会逮住机会,就好好落井下石一翻。

“小姐,夫人派人过来叫你去前院选布匹做一套衣服,去参加才百花宴”青稞,略微有些欣喜,这些日子,文芊心情好了许多,她自然也跟着高兴。

文芊眉眼间含着淡淡的笑意,回应道“知道了,这就去”

当文芊到前院是,待客的大堂,已经是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布匹。

文芊撩过珠帘,正瞧见文母将布匹翻来翻去,挑的厉害。

文母看见文芊进了门,风韵犹存的脸上更是布满了疼爱和宠溺“芊儿,快过来,来看看,这个怎么样”

“太过艳丽,宴席上反而招人厌烦”文芊看一眼布匹,这才淡笑着回了话。

“芊儿说的是,这个呢?不会太过艳丽,但一定夺人眼球”文母一边翻找,一边笑着出声。

文芊摇了摇头,她并不想太引人注目,文芊在布匹里翻了翻,不过片刻时间,就翻出了一套蓝白相间的云锦。

“就这个吧”文芊拿布匹笑着向文母摇了摇。

“这个……会不会太素了?”文母有些讶异地看了文芊一眼。

“百花盛宴上权贵众多,太过引人注目,并非是件好事”文芊将布匹递给青稞,让她拿去给府里的的绣娘做衣服,这才出声解释。

文母觉得文芊说的有礼,高兴的笑了笑,说了一句“也是”

文芊和文母坐在大堂聊上了,好一会儿,文芊这才请安退去。

大户人家府里的绣娘虽说比不上宫里的那些,但也比好些人家厉害的多。

文芊摸了摸衣服,果然是她要的制式,蓝白相间的褙子裙,外衫绣着一些素色也不显眼的绣花。

文芊将香炉点燃,里面已放置好自己配的香,将衣裙放置在香炉上面,这香的是专门用来防迷香的和一些轻微的毒素。

文芊仔细想着上次五皇子的那件事,觉得香包那些还是不够保险,干脆直接将衣服上熏香就好了。

反正大户人家一般都有给衣服熏香的习惯。

清晨…

百花盛宴将起,文芊是一大早就起来梳洗,青稞手巧,给文芊盘了个可爱又低调的发型,文芊也只往头上带了几多珠花,就衬人娇俏无比。

文母前些日子,生了场小病,身子如今还在将养着,今天得宴席,文芊也只能独自一人前去,文芊将东西备好后,就穿着前些日子熏过香的衣裙。

好在熏香清淡,只要不去细细的嗅,应是察觉不出有什么味道,不过文芊也不怕,毕竟这香没有几人知晓。

文芊将琴吩咐人搬上车后,这才踏上了马车,前往宴会……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