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九木今舍》九木 kuso 九木今舍同人志

更新时间:2020-07-01 12:09:14

《九木今舍》九木 kuso 九木今舍同人志 连载中

《九木今舍》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九木今·舍分类:玄幻言情主角:云氏,风岚

经典小说《九木今舍》由九木今·舍所编写的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氏,风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那是我与风岚一面之缘之后不久,民间忽有流言四起,说北宸史记有误,当初身披白凤金麟云纹甲协助始皇开疆辟土、为北宸留下密阵机关的云氏...展开

《九木今舍》免费试读

那是我与风岚一面之缘之后不久,民间忽有流言四起,说北宸史记有误,当初身披白凤金麟云纹甲协助始皇开疆辟土、为北宸留下密阵机关的云氏女,与始皇开国大典上亲自加冕封后的云氏女,并非同一人。而是孪生姐妹二人。姐姐计智无双,与始皇一起建下开国之功,却在开国之际身患重疾,卧床不起。为了保住云家的建国之功与后位,姐姐便让自己的孪生妹妹李代桃僵嫁于始皇。姐姐卧床之际仍为北宸初定众敌环绕的处境忧虑不已,于病榻之上殚精竭虑写下密阵机关四十九道,借妹妹之手布防边境,随后即油尽灯枯而亡。妹妹则借亡姐之名,占据后位二十余载,并生下了传承风云二家血脉的太子,在始皇去世,太子登基后,才长叹道:“终不负姐姐所托。”安然阖目而逝。

若谣言仅止于此也就罢了,也不过是历史人物的一点绯闻野史,骇人听闻的是,随着流言出现的,还有一道加盖了凤印的“始后遗旨”,遗旨内写道:为证乾坤清明,特命史院修史,姐妹二人各正其位,追封始后之姐为北宸文帝,位同始皇,风氏继位者无德,或后继无人,则云氏可择贤而立甚或取而代之。

这道“遗旨”本尊何在不得而知,但拓印文本一夜之间散布全国!有史学家考证,遗旨上字迹与凤印皆为真迹。于是一时间,“修史”一事众议沸腾。

我初闻此事也不过觉得无稽之谈,一笑置之。后来愈传愈烈,民议喧嚣之际,我也使人寻了“遗旨”拓本来看,一看之下便认出这字迹与凤印具是真迹无误。

震惊之下,我亦询问父亲个中原委。那时节父亲正为此事焦头烂额,只跟我说:“云氏只有一位始后。”对我而言,这一句话便也足够了。毕竟事关云氏,还有谁比父亲更知晓内情呢。很快,皇令颁布,乃是皇帝身边侍候笔墨的大太监,因不满皇帝严禁宦官参政之举,利用职务之便,于内廷所藏始后各凤旨、批注之上拓印字迹,并盗印凤印,做出了这份以假乱真的“始后遗旨”,意在煽动民心,离间风、云君臣,其心可诛。事发后,该内侍对罪行供认不讳,认罪伏诛。

然而此事却未因此止住。其时已有各种版本的史记出现,并在民间广泛流传,连市井小儿都朗朗上口道:“北宸之初,有武帝风氏,文帝云氏,文帝沉疴痼疾,不便于行,乃以妹代己嫁于武帝为后,以昭北宸风云并起日月当空之徳……”

事关北宸根基,皇室清誉,天子震怒,这“修史”一案终于酿成了北宸历史上最大的一起“文字狱”。圣旨传到我云府,为正视听,特命我父亲督办此案,所有与“伪史”书写、拓印、传阅、收藏相关的人员,上至王公大臣,下至平民黎庶,皆以“大不敬”之罪,株连九族。

我还记得那段时间,正所谓“天子一怒,伏尸百万,血流漂杵”。我身在庭院深处,鼻端似乎亦能嗅到空气中淡淡的血腥气。我不知道到底死了多少人,只知道父亲每日早出晚归,精疲力尽憔悴不已。然而此事终于还是渐渐平息下去了,直到再不闻有“伪史”乱耳之音。

而父亲为避嫌,待案情了结,便上书请辞,其中言辞恳切:“云氏小族,以先人微末之功,忝居北宸氏族之首,历代深沐皇恩。现因云氏一族之谣言,致使皇家声誉受损,险些祸及国本。云氏一族无颜以对天下。臣以云氏族长身份自请脱贵戚之籍,除一切官职,以庶民身份带全族隐居山野,远离庙堂。”

圣上当然不允,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亲下御阶,扶了父亲起身,执手道:“云氏乃我北宸后姓之族,与我风氏更有同担社稷之义,乃北宸国之柱石。怎可因小人奸佞之举,妄自菲薄,疏离朝政,君臣离心?如此岂非正中奸人诡计,自毁我北宸长城?朕百年之后有何颜面见先人英魂?!丞相万不可心有此念啊。”一番言辞,情真意切,父亲感动得老泪纵横,百官更是感叹风云两家同心同德,君臣不疑,齐齐跪下山呼万岁。一场“修史”风波至此方烟消云散。

其实说“烟消云散”倒有些违心了。此事虽看似了结,明眼之人都看得出此事过后,以我父为首的云氏众臣更为谨小慎微,毕恭毕敬,皇家对“伪史”一案亦讳莫如深,于是更加无人敢触天子逆鳞。时间久了,连我都下意识淡忘了这场风波。

直到成安刚刚提起。

我和风岚对视一眼,他只对我轻轻点一点头,这便是信任与尊重我所做决定之意了。我不由心头一暖,亦对他颔首示意。当下二人心有灵犀,不点即通。

“成安,”我沉声道:“你且起来吧。”

“是。”成安诺道,又端端正正行了礼,方才起身,恭谨垂首不语。

“成安,你识文断字,熟读兵书,刚才分析我的身份更眼明心细,处事果决。更难得的是你有舍己为人不畏生死的忠勇之义,”我沉吟道:“本帅初入军营,身边正需要一个通晓世情,聪慧忠勇的亲随。我甚是看好你。只是这样一来,你便不能继续留在新军行伍,而只能以我家仆长随的身份随侍军中,文不能青史留名,武不能建功进阶。你,愿否?”

成安浑身一震,他自然明白以我的身份,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亲随一职,表面上无品无衔,实际上前途无量。我又许他“家仆”身份,更是绕开他罪人之后的污点,实在是真心为他筹谋了。当即双膝着地,泪沾前襟,连连叩首,颤声道:“成安愿追随主子,肝脑涂地,百死不悔。”

“好,”我点一点头:“即是家仆,从今日起,我便赐你‘云’姓。从此刻起,你便是云成安了。”

“是。谨遵主子之命。”成安,不,云成安朗声应到,果决干脆。

我欣然点头,抬手让他起来。这才笑对风岚道:“如此,请太子殿下这便随微臣入营点将吧。”

风岚一笑,举步迈入军营。路过云成安身侧,着意细细打量了他一番,点点头:“云裳慧眼识人。”又是回头对我一笑,这才打头往军营深处走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