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竹马青梅长相随》竹马镶青梅 网盘 竹马青梅长相随免费试读

更新时间:2020-06-01 18:03:48

《竹马青梅长相随》竹马镶青梅 网盘 竹马青梅长相随免费试读 连载中

《竹马青梅长相随》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梦里等花开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陈文兰,伯娘

新书《竹马青梅长相随》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梦里等花开,主角陈文兰,伯娘,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陈文竹低头等了半天,见陈文兰说完这句就不再开口,既不追问钱花到哪里去了;也不继续训斥她,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也不敢离开,只是低...展开

《竹马青梅长相随》免费试读

陈文竹低头等了半天,见陈文兰说完这句就不再开口,既不追问钱花到哪里去了;也不继续训斥她,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也不敢离开,只是低着头站在原地不动,直到刘成义推门进来,她才赶忙跑到灶房帮忙去了。

九日晚,陈文竹在睡梦中被伯娘摇醒,让她快去找住在巷子后的稳婆过来。陈文竹穿上衣服胡乱弄了下头发便往外跑,稳婆是已经打过招呼的,见陈文竹来喊忙跟着她快步赶过来,进了东厢产房。

陈文竹去灶房换下伯娘守着灶台,不安地烧水,听着陈文兰从产房里传出来的哭喊呻呤声,陈文竹感到无比的害怕,她想到了母亲去世那一夜围绕着她的,就是这样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如果姐姐不在了,她该怎么办?她又该去哪里?还会有谁会养她?恐慌害怕的一夜终于过去了,天亮之时陈文兰顺利产下一子。

家中多了一个婴儿,大人变得忙碌起来,陈文竹的任务是洗尿布,伯娘负责做饭。刘成义每天一回来就跑到房中陪妻子一起哄儿子。

月子里的陈文兰变得敏感尖刻,伯娘送了碗鸡汤进去,不一会儿房中传来瓷碗落地的碎裂声,紧跟着传出陈文兰的哭声。陈文竹赶忙在堂屋站着,怕陈文兰接下来就会吼她进去。脑子里飞速地想,这两天自己有没有做错了什么?

听到刘成义着急地说:“快别哭,你如今不能哭。”

“我还不能哭吗?到底是来照顾我的,还是来气我的?我喂着你们刘家的长孙,天天就给我吃这个。”

“你如今不能吃盐,所以味道免不了腥一些,过了这个月就好了。”伯娘解释着。

“我根本都吃不下去,你还往我这儿端,你没看到我昨天就没吃吗?你倒省事了,热一下又端过来。”

“坐月子都这样,你忍着也得喝点。”伯娘说。

“娘,你就换着点花样做吧。她如今胃口不好,换着做她也多少能吃点。”刘成义在一旁说。

伯娘出来看到陈文竹也没停步,径直去了灶房。陈文竹拿着扫把簸箕进卧房,将地面收拾干净退出来,顺手把门关上,留刘成义轻声哄着陈文兰。

次日,伯娘说她感了风寒,怕传给陈文兰和孩子,收拾东西回家去了。刘成义只得雇了人看铺子,自己留在家专门给陈文兰做饭。

陈文兰没有找事训陈文竹,反而冲她哭诉道:“要是娘在,我何至于被后婆婆如此欺负。我还躺在床上,人家就甩手走人,若是亲娘,怎会如此,真是可怜咱们娘走得早。”

陈文竹低头不语,心中觉得伯娘也没做错什么,要是嫌淡,加点盐不就好了,却不敢说出来。不过,姐姐有句话说得对,要是娘还在就好了。

一个月过去,这次陈文兰没有为难她,顺利地拿到了束脩和伙食费,陈文竹一路走到柳娘子那里仍有些不敢相信。

柳娘子依旧在院子里训话,强调了大家要遵守规矩,用心学习,话锋一转突然说:“现在外面粮食、蔬菜都涨价了,从这个月起住在这里的以后伙食费涨为每月八十文。”

陈文竹接下来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去交了束倄,又如何回到屋子,直到魏玉芬来拉她一起去伙房领饭时,陈文竹才回到现实。

因为自己没有交伙食费中午饭也就没去吃,思来想去,下午上完课后她找到柳娘子行过礼说:“柳娘子,我以后能不能回家吃饭,只在这里住?”

柳娘子想了想说:“你要愿意就这样吧。我会给门房交代让你在吃饭时间可以出入。”

此后陈文竹开始精打细算,如何用五十文来过完一个月。吃饭时间一到她便走到街上去,烧饼还是一文钱一个,只是现在的烧饼比原来要小上一圈。有时一天可吃上两个烧饼,轮到一天只能吃一个烧饼时,便把它掰成两半分开吃。

后来陈文竹发现,烧饼铺在天快黑时若有剩下的烧饼便会便宜一些,两文钱可得三个。当然如果运气不好,遇到当天的烧饼卖完了,陈文竹就只好不吃,饿得睡不着便多喝点水。这样下来偶尔还能花上三文钱去吃碗面条改善一下。

如此这般倒也能过,只是对于陈文竹来说,吃饭时间就有些过长,她便常常独自一人来到城外。

一个人慢慢地咬着手里的烧饼,看着她当初来成都时的方向发呆。有时她会想娘,想着娘要是没死,她是不是就不需要到成都来了。有时又想是不是只要自己死了就可以和娘在一起了。

偶尔陈文竹会碰见高子青或者楚彬,才知他俩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独自来到这里。人在情绪低落时更喜欢倾诉,高子青会说:我爹没凑够我们三兄弟的束脩。我娘帮人洗衣裳手都泡烂了。我不想读书了,可爹娘不让。

楚彬则会说:在汴京时月钱每人五贯,来了成都大娘子说要量入为出降成两贯。书院里那些人狗眼看人低。小娘要他千万别被人骗了,不管是家里人还是外人。

高子青和她说的,她仿佛感同身受,不过人家再苦再难也总有父母为他遮风挡雨。楚彬对她说的,她却无法理解,想不通每月两千还有什么可抱怨的,不过她只是听着也不问。

陈文竹有一个优点便是她善长倾听,遇到别人不愿说的她只当没听见决不追问,听过的话也不会拿来与人说嘴。这俩人对陈文竹渐渐无所不谈了。

时间长了,魏玉芬察觉到陈文竹每到吃饭时间就出去并不是回家吃饭。一番追问下来,知道陈文竹每个月就靠五十文生活,于是每逢伙房吃烧饼、馒头(类似现代的包子)的时候,她便会多要一个偷偷的留下给陈文竹。

偶尔兰羚的父亲会给她一两文,她二人便会在休沐时走上大半个时辰到北门附近,那里有家卖烧饼的铺子叫张记烧饼,她俩都觉得这家的烧饼比别家更好吃。有时买一个两人分吃,有时买上两个一人一个,边吃边往回走,她俩总有说不完的话,一路说说笑笑。日子就这么过着,她就这么过着,不要去想明天。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